2009/4/27

Green Kelp lamp/绿色海带灯

厨房里放了些海带,本来是没打算用海带来做这个事情,晚上无意中发现在灯光下这种植物能微弱的透出金色的光,于是我便急不可待的决定尝试的用这种东西做起灯来了.我的目的只是证实一下这种植物实际效果和我发现时候所想像的效果能不能达成一致.经过一天的折腾得出的结果还是令我比较满意的... 生活中总是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如果自己亲自去尝试那就更有意义了,得到的快乐是只有自己能体会的.设计不应该总停留在纸上效果,我们要亲自去动手才行,我不是像那个专家教授一样总喜欢告诉别人怎么去做,只是自己的体会罢了.要动手做些东西有好的条件自然是更好了,但是如果没有,就现在的情况下就你现在的没有什么机器设备的情况下,如果你能多用心我想还是能做出东西的,其实我不也是这样吗.
我们已经崇拜国外的设计很久了,有些人甚至以为只要是国外的设计那都是好的,这是大错特错的,曾几何时,我们中国的的产品也在世界上有过骄傲的成绩,"四大发明"便是一个例子,它推动了整个人类的进步.我们都是我们的祖先一根血脉下来的中华儿女,这似乎证明我们拥有我们祖先一样的聪明才智,我们并不比国外人笨.如果说有差别,我觉得现在我们的差别就是我们不会去多动手,只要多动手了你的思索也会频繁了,也就是说你就会有成绩了.
很早以前,当我想要把固定的大礼堂的黑板改变其固定的形式改成上下推拉的方式,那个时候,几乎根本不可能自己去实现自己的想法,可是后来我发现这样的黑板出现了;同样在有天过去当我发现煮饭的一般铝盆容易粘上米饭造成浪费的时候,我考虑了能够解决这种现象的产品改良,那个时候我也没有办法去实现,只能存在大脑里边,可是后来我发现这样的东西又有了;就前几个月我决定要设计一个漂亮的沙发,我在我的本子里画好了这些草图,等着有时间我要找机会生产出来,可是就在几个礼拜前,我惊奇的发现这样的沙发又出现了,而且和我的想法有着惊人的相似,因为都是由一个一个的红色小彩球拼起来的,我的想法的启发是受到游乐场能小孩子们从高出跳下喜欢玩的那些小彩球,(我不知道具体叫什么,因为到现在为止都没玩过).
设计师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了!尤其是中国的设计师,当别人因为他们的作品在被中国人追捧的时候,其实有些中国人也发现了自己的能力不比他们差很多,那就是你.有谁能够来解决一下这样的问题,我们很多东西都不原拿出来,因为这样要防止有些人他们会仿啊?中国是个盗版胜过正版的地方,你有什么办法?就像我看的一些国内的设计网站,明明是国外设计师设计的作品还要打上自己网站的标签,甚至设计师图片出自那里这些链接的信息都没有.到处抄到处扒来粉饰自己,这些人实事叫人觉得可恶,一切为了自己的利益,来损害他人的利益来给这个社会的正常的秩序制造混乱.这些事情有谁来管?这些都是设计师的悲哀!
设计的时候本身会有着偶然的类似,但是这种类似都建立在自己独立的思索过程之上,这些不是抄袭,但是这样的现象是不常见的,想想每天全球的设计师有多少,每天能诞生多少想法,公鸡不也有下蛋的现象吗.可是呢有类人却是片面的夸大了这些现象,这就造成了他们的世界悲观命运论,自身悲观命运论,这是自己最大的不幸.请相信,你的想法取决于你的自身认识,什么样的土地能够种植什么样的庄稼.
题外话已经说的够多了,但是都是由于这个帖子引出来的,如果茱莉亚(Julia Lohmann)没有最先尝试这种材料我想自己大概才是第一个尝试这种材料做灯的人吧...我去年在设计杂志上发现的茱莉亚的作品,但是只是记得图片,没有看到文字,现在等到自己尝试这个后,才想起茱莉亚的灯效果的质感和我用的这种海带有些类似,于是今天搜索出来了,惊奇的发现茱莉亚也是用的藻类.我不知道是不是用的海带,我没有发现我用的海带能有她用的那样平整.
这是个不好控制的东西,当吸水后,整个儿都变得很大,像皮革,等到脱水后整个都会缩小到原来的1/3,而其原本很平的表面也增加了很多褶皱,唯一没变的就是那墨绿色,在光线下能透出金黄色的光真的很美.我对大海里的植物了解的已经很少了,肯定还会有更多更好的选择,茱莉亚使用的不知道是不是其它的藻类.我会有时间再尝试这种材料.想想,海边长大的人多好啊...
你生活的周围又有些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呢...?

1 条评论:

royal creme 说...

I would have wished for perhaps more ingenuity in the skeleton.